麻豆传媒操好友的老婆

   目送陆尚锦的车开出学校大门。

   顾芒转过身,看向陆承洲,邪气的勾起一侧唇角,“匆匆忙忙赶过来,说了不会让你在家长群丢人的。”

   秦放跟贺一渡都是人精,瞬间就把事情来龙去脉猜了个大概。

   没想到他们承哥连家长群都混进去了。

   看来以前顾芒每次考零分,以至于他们承哥被那位席老师找了不少次。

   陆承洲单手插兜,微微眯着眸子,“说了有事让你打电话,现在我知道你的事,都要通过热搜了。”

   这事顾芒是有点理亏。

   她啊了声,目光移开,漫不经心的解释,“情况比较紧急。”

   其实是忘了,下次尽量。

   顾芒那双眼睛是那种沉沉的黑,很有杀伤力,气场很强,这会儿却心虚的不敢看陆承洲。

   秦放笑,流里流气的说:“情况紧急你怎么不敢看承哥?”

   顾芒微微转眸,不冷不淡的一眼。

   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

   秦放当场恨不得抽自己这张嘴,他到底是怎么有勇气去噎这位大佬的话。

   贺一渡面无表情的瞅他。

   陆承洲眸底浮现浅薄的笑意,抬手帮她整理在围巾上蹭乱的头发,冰冰凉凉的触感,像丝绸。

   女生皮肤很白,发色深黑,映衬之下很漂亮。

   “以后不考零分了?”男人看着她,低声问。

   高考状元,联考状元。

   藏得挺深的。

   查肯定是能查到,不过他对顾芒的过去不怎么好奇,以后才是他要的。

   顾芒被他碰的有些痒,手从兜里抽出来,握住他的手拉下来,自然的拽在手里。

   想了想,说:“看我心情。”

   零分满分对她来说无所谓,成绩只是个数字。

   贺一渡:“……”

   这凭心情办事的脾气总觉得有点熟悉,他好像在哪儿碰见过。

   “大学考零分是会挂科的。”秦放特别好心的提醒她,“挂科毕不了业。”

   闻言,顾芒眼型漂亮的眸子稍敛了敛,啊,差点忘了这事。

   烦。

   贺一渡看着她,“顾芒,能问你个问题么?”

   女生转向他,挑眉。

   “你为什么喜欢考零分啊?”

   贺一渡这问题,连陆承洲都来了点兴趣。

   秦放更是好奇的不行,一个学神级别的大佬,为什么不喜欢满分。

   她那做题速度,快的连他都惊叹不止。

   顾芒闻言,轻笑一声,慢吞吞的说:“正确答案只有一个,错误答案有三个,我可以慢慢挑。”

   气氛突然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
   陆承洲勾着她的手指,眸子里添了几分笑。

   其实猜的差不多,没多意外。

   贺一渡回过神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:“……”

   是了,阅卷室那边传来消息,顾芒答题速度很快,最后留了几幅画给阅卷组。

   做这些的同时,提前半小时交卷。

   考零分只是为了和时间玩?

   这么变态的吗?

   “我也有个问题。”秦放跟着开口,见顾芒看过来,说道:“刚谈老问你要去哪个专业,你明明七岁就可以去大学了,为啥不去?”

   顾芒嘴角那抹漫不经心的弧度微凝,声音发冷,很淡,“有重要的事。”

   秦放见大佬突然变脸,目光紧张起来,看一眼贺一渡。。

   他没说错什么话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