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小说app多爽文

   “我妈情绪不太稳定,如果她坚持不让我再见,我可能……可能要先照顾她的情绪。”乔安安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   洛北渊知道她是个孝顺的女儿,可是愚孝是不对的,她可以照顾她母亲的情绪,就要不管他了吗?

   “好啊,母亲回来也好,她不接受我只是因为她可能不了解我。”洛北渊薄唇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。

   “因为我爸的关系,我妈觉的全天下的乌鸦一般黑,男人也都是负心汉,洛北渊,我怕情况没想的那么乐观。”乔安安苦笑不止,她当然会尽力去证明洛北渊不是渣男,而是一个很好的男人,可妈妈能听得进去吗?

   “也这样认为的?”洛北渊神情一变,长腿迈过来,与她靠的很近很近:“在心中,我是负心汉吗?”

   “不是啊。”乔安安吓的往后退了一步,可下一秒,她的纤腰就被一只铁臂紧紧的搂住了,她整个人被迫的往他怀里靠去。

   “不这样认为就行了。”男人脸色舒缓了,薄唇越来越靠近,最后,他直接就吻住了她微启的唇片,柔嫩清甜,让他深偿不止。

   乔安安发现这个男人动不动就吻她,真把她当成他女朋友了?

   大脑又开始空白了,乔安安浑身紧绷,双手抵在彼此的中间,不想让他再靠近,可男人的气息却很强烈,笼罩了她所有的感官,他身体里的温度,也让乔安安感到一丝的紧张。

   暧昧的气息在漫延,突然,门外传来敲门声,打断了洛北渊的热情。

   英挺的眉锋皱了一下,不情愿的放开了手,往后退了一步,看着她俏脸晕红,气息低喘的模样,他心里又窜起一股邪火。

   乔安安发现自己的心跳失了节奏,浑身滚烫,这一副没出息的表情,令她羞恼的瞪了一眼男人。

   花下相遇黄裙子美女展唯美侧颜写真

   洛北渊嗓音恢复正经,低沉开口:“进来。”

   方怡端了一杯鲜榨的果汁走了进来,还洗了一盘水果,看到两个人神色不自然,她立即猜到了什么,放下果盘和果汁,就识趣的关上门离开了。

   “吃点水果吧。”洛北渊嗓音温柔的说。

   乔安安大脑还没缓过神来,只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拿了果汁喝了两口。“让我帮做什么事?”乔安安一边喝一边问。

   “想学什么都行,包括管理。”洛北渊神态慵懒,目光却透着光芒。

   “不怕我会窃取公司的机密文件?”乔安安震惊了,这个男人不对她设防吗?

   “不会的。”洛北渊非常肯定的说:“我相信。”

   乔安安被他这句话激荡的心脏狂跳,一句相信,胜过千言万语,她觉的自己开始要走运了,上天终于睁开眼睛看到她了。

   “我现在还没有心情替做事,等我再缓一段时间可以吗?”乔安安低声问道。

   “这个月底,我有一个项目在招标,父亲的公司也在竞标的清单上,想不想陪我一起去看看?”洛北渊突然问她。

   “我可以去吗?”乔安安眸色一讶。

   “当然可以,不想反击那个女人吗?要不,我帮试试。”洛北渊可是亲眼看过她的惨样,也相信她肯定想报复回去。

   “帮我?”乔安安从来没想过,向他求助,可真的能试一试吗?

   “如果父亲看到在我公司工作,他为了竞标成功,他肯定会来求帮忙,就有底气让那个女人从他身边离开了。”洛北渊不想再看到她受委屈了。

   乔安安目光闪过一抹亮色,如果可以打击回去,她一定会的。

   “帮我,有什么条件吗?”乔安安心动了。

   “条件?如果我说了,会骂我是流氓。”洛北渊薄唇勾起一抹邪气。

   乔安安大脑嗡的一声响,他不说,她好像也猜到了。

   “洛北渊,做的女朋友,对我来说只有益处,没有坏处,我不会不知好歹的,只要帮助我,把那个女人赶出乔家,的任何要求,我都可以考虑。”乔安安目光里有一抹坚决,秦柔柔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,她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。

   “这是想通了?”洛北渊目光炽热的锁着她。

   乔安安自嘲道:“我不是想通了,我只是向现实妥协了。”

   “不怕我只是想玩玩?”洛北渊吓唬她。

   “我玩的起,我已经是成年人了,我可以为我自己的选择负责。”乔安安脸色镇定。

   “这样说,那只能证明一点,不喜欢我。”洛北渊神色一暗,显出一抹受伤。

   乔安安浑身一抖,美眸心虚的闪了闪:“我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 “可以如此冷静的考虑我这个条件,就证明不会投入真心,把我们之间要发生的事情当成了一场交易。”洛北渊神色更加的寂落了,目光若有所思的盯着眼前漂亮的女孩。

   乔安安快要理不清自己的思绪了,她呆望着男人,心里凌乱无比。

   她几乎可以肯定,自己对他是有感觉的,否则,他亲她的时候,她就会用力的推开他,他对自己好的时候,自己会拒绝,可自己的本能反映却是默默的受着,这就是喜欢啊。

   “乔安安,的人生还剩下什么?能够让执着的事?”洛北渊看着她目光里的空洞,忍不住心疼,她有时候给人一种无欲无求的感觉。

   乔安安内心一震,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在执着什么。

   “过来,让我抱抱。”洛北渊伸开手臂,低声要求。

   乔安安抖了一下,看着他张开的臂弯,她发现自己克制不住的朝他走过去,下一秒,他收拢双臂,她就伏在他的怀里了。

   “傻瓜,以后对我热情一些,好吗?”洛北渊不想看到她这一副厌世的样子,让他害怕,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欲望,可她好像对未来没有了激情,变成了一潭死水,可她明明还这么年轻啊。

   “嗯。”乔安安的心,被他捂热了,她小声的应了一句。

   此刻,刘雨烟也回到办公室了,顿时办公室里的人都沸腾了起来。

   “雨烟,刚才是跟洛总一起吃的午餐吗?们是什么关系啊?”

   “原来背后的人是洛总啊,难怪待遇这么好,太羡慕了。”

   刘雨烟只是笑笑,并不想多说什么,原本还想借机炒作一下她和洛北渊的暧昧关系,可乔安安也要进公司来做事,只怕她想炒也会变成一个笑话了。